网站首页 学校简介党建之窗教研天地校园资源校园新闻教师学习学生活动校园刊物教师寄语
1
 校园公告
新闻园地
校园资源
教师园地
学生活动
教师寄语

 

 

中共陕西省委组织部主办

  

    中学到大学之间的教育理念及方式存在着“断层”,高校“重科研、轻教学”的普遍现状,教师评价标准没有得到实质性改善……都是本科教育提升的短板

  近期,记者在部分高校调研发现,部分本科大学生在校期间放松自我约束,一味追求轻松,甚至沉迷网络“混日子”。此类现象不同程度的存在,折射出本科教育改革发展仍存诸多短板。面对新时代、新形势对我国教育提出的更高要求,本科教育亟需提升,补齐短板。

  “我都觉得自己太闲了”

  “大部分本科生平时都很放松,出去玩、看剧、打游戏、泡吧,只有到考试、交论文时才紧张几天,我都觉得自己太闲了。”北京一所重点高校政治与法律学专业学生小薇说。

  据了解,某大学曾以“大学最后悔的事”为题在网上展开调查,结果近四成的人选择了“虚度大学光阴”。通宵游戏、逃课挂科、睡懒觉、追剧、谈恋爱……在课程相对宽松的大学校园里,这样“混日子”的大学生为数不少。

  在今年的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表示,“大学生的成长成才不是轻轻松松、玩玩游戏就能实现的”,要对大学生合理“增负”,引导其将更多时间花在读书上。

  “现在有一些大学生是‘平时轻松、上课应付、考试突击’。”北京高校一位本科生辅导员无奈地说,他们缺乏学习目标和动力,平时“松弛”,经常旷课,课堂上也是打游戏或玩手机,临近考试才划划重点、熬夜突击背书,最后也能考过,考完也就忘记了,“这是普遍现象,文科专业学生尤其这样”。

  现在打游戏好像成了大学生的一种社交方式,“如果不打,好像跟其他同学都没话可聊。”一位辅导员介绍说,“我在课堂上,‘抓’到过最后一整排学生都在联机打游戏,他们过分沉迷于网游,自我约束能力差,严重影响学习。我们想了很多办法,但收效甚微。”

  吉林省某重点高校的一位辅导员介绍,现在大学里的各种社团活动很多,这本不是坏事,但一些学生却牺牲学习时间,经常逃课去参加活动,原本是课余的社团活动发展到影响正常学业,就成了问题。

  此外,不同家庭背景以及日益多元的选择也让一些学生觉得,“成绩不是获得成就感的唯一来源”,一些学生,在校期间会投入很多精力在创业、社会活动及兼职上……

  多因素致本科生“放养”

  大学本科生“放任”自己的背后,不仅与学生自我管理能力和学校管理有关,还与人才培养理念、高校课程设置以及教师评价体系等深层次原因相关。

  首先是中学到大学之间的教育理念及方式存在“断层”,使得学生心理、认识上有落差,进而放松了自我要求。

  北京理工大学教师张雷分析说,部分“混日子”的学生来自高考升学压力较大的省份,高中三年拼得很累,进入大学后就希望能通过“放松”来补偿此前学习的辛苦。还有的进入大学后仍以中学的应试思维去应对大学课程,把学习等同于应付考试。

  中央民族大学经济学院教师孙熙、吉林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赵俊芳等认为,中学阶段的疲累让许多学生上大学后进入“休整期”,失去了目标和学习动力,有的甚至开始厌学。大多数教师对此缺乏足够和及时的干预,课下与学生交流不够,部分学生以此为大学常态,无所事事、随波逐流。此外,家长和老师对大学的过度“美化”也让学生对大学怀有高期待,入校后心理落差大,导致挫败和茫然。

  多年来,高校“重科研、轻教学”的普遍现状和教师评价标准没有得到实质性改善,也是一些高校及教师在本科教育上“投入不足”的重要原因。

  “教师课时费普遍很低,有的学校老师认真上一门课,一学期下来也就几千块钱,但一个科研项目下来,少则几万,多则几百万,还能发文章、出书,容易评职称和报奖。”孙熙说。

  科研与教学产出的巨大差距,再加上教学难以量化考核等因素,使教师多偏重科研,在教学上投入有限,授课吸引力不足,与学生交流时间也被挤压。北京一位高校辅导员直言,部分高校名师热衷于到校外讲课、辗转于各种论坛、各种活动,忽视了课堂教学和与学生的交流。

  “目前大多数高校存在本科生‘放养’的情况,这种松散管理对刚脱离高中进入大学的学生的自控力提出不小挑战。”北京某高校一位教授坦言,当前教师评价体系导致了“重科研、轻教学”现象,一些教师事务繁忙,无法保证课后对本科生的有效指导。

  “我们班主任经常不露面,总忙他的项目、讲座和科研任务,其他老师也是上完课就走了,我们与大学老师的沟通交流很少。”该校一本科生吐槽的话,也印证了上述问题的存在。

  对本科生考核评价单一、课程难度不大、毕业容易也成为学生在本科阶段“混日子”的重要原因。张雷介绍,我国高等教育基本上是“严进宽出”,大部分课程难度不大,即使有难度的课程,考试难度也会相应降低,大部分学生都能顺利拿到毕业证与学位证,即使挂科学生也可通过补考或重修通过考试。

  中国传媒大学一位曾在美国访学的教授表示,相比我国,美国高校本科阶段学习任务相对更重,学生需阅读大量与专业相关的书籍,而非单纯依赖教材或教师的PPT,学生主动学习和独立思考的意识更突出。

  此外,部分课程教材老旧、部分教师授课水平有限,也使得课程吸引力不足,难以满足大学生需求。“现在不少专业课程缺少高质量教材,有的课程用的还是十多年前的老课本,不能体现学术动态和社会需要,也影响了学生对课程的兴趣。”吉林大学行政学院教师郭锐说。

  “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还是教师。”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表示,要激发学生的学习动力和专业志趣,真正把“水课”变成有深度、有难度、有挑战度的“金课”,对教师的要求很高。但现实中,我们教师的水平还没那么高超,方法技术还不是很娴熟。

  “目前高等学校人才培养工作已进入提高质量的升级期、变轨超车的机遇期、改革创新的攻坚期。”陈宝生指出,面对新时代新形势新要求,我国本科教育仍存在一些普遍性的突出问题,包括理念滞后、投入不到位、评价标准和政策机制导向不够聚焦。一些学校在本科教育上还存在领导、教师及学生的精力投入以及资源投入不到位的问题。

  重振本科教育

  本科教育是高等教育的基础,也是一个国家发展水平和潜力的重要标志。

  据教育部统计,当前我国1200多所本科院校在校生中,本科生与研究生比例是8:1,毕业生中本科生占比87%。2017年,我国本科毕业生近400万人。体量庞大的本科教育的提质升级,已成为我国高等教育从大国迈向强国的关键。

  为振兴本科教育,2018年以来,教育部采取系列措施,开展本科教学秩序整顿。8、9月间教育部又接连出台文件,在深化教学改革、提高教师教书育人能力等多方面提出具体要求,包括“加强考试管理,严格过程考核”“严把毕业出口关,坚决取消‘清考’制度”“深化高校教师考核评价制度改革”等内容。《关于加快建设高水平本科教育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能力的意见》出台,更是为全面振兴我国本科教育规划了“路线图”。

  在京、湘、鄂等地,一些高校正以实际措施加大“严进严出”,提高本科生毕业门槛,引起学生震动。例如,华中科技大学今年有18名学生因学分不达标从本科转为专科,其中11人已按专科毕业;湖南环境生物职业技术学院对2017~2018学年学生中经补考后学业成绩未达到要求的22名学生予以退学、40名学生给予留级的处分。

  为提升本科质量,一些高校还着力打造“金课”,增加学生的“获得感”。中国人民大学提高课程精实度和学习挑战度,改革专业选修课和全校选修课设置,避免过去选修课临时设课、随意设课、因人设课、凑工作量设课的现象,从源头上杜绝“水课”;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遴选10位大类核心课程群首席教授负责统筹课程建设,精心设计课程内容,拓展学生自主学习空间;北京师范大学加大课堂教学改革,推进小班化,推动翻转课堂、慕课、微课程、混合式教学等改革。

  受访一线教师及相关专家表示,国家政策导向及高校综合措施都有助于保障本科生培养质量,引导学生增强学习自觉性和紧迫性。但在具体实施中仍需加强落实,深化体制机制改革,激发高校、师生加强本科教育、“上好课、求新知”的内生动力。

  在考核评价方面,国家相关部门应在教学评估、评选奖励、项目审批等方面建立分类评价办法,将更多资源向教学倾斜,引导高校及社会“不唯论文、唯帽子论高校排名”;高校也需探索建立分类型、分学科的教师评价激励机制,改变“重科研、轻教学”现状,把好本科教育质量关。

  “要让教学好的老师跟科研好的老师一样受到尊敬,在精神和物质上都予以激励,才能引导更多老师投入教学,提升课程质量,给学生更密切指导。”孙熙说。同时,对本科生合理“增负”,应在实际中因校施策。根据具体情况稳妥推进,分析“增负”的针对性和可行性,避免“一刀切”。

  此外,一些教师指出,要解决目前高校本科教育存在的这些问题,从长期来看,还是要深化教育改革,转变基础教育、家庭教育偏应试的教育模式,做好中学和大学培养方式的衔接,引导全社会形成“终身成长”的科学教育理念

                

 

学校简介 | 党建之窗 | 教研天地 | 校园资源 | 校园新闻 | 教师学习 | 学生活动 | 校园刊物 | 教师寄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