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学校简介党建之窗教研天地校园资源校园新闻教师学习学生活动校园刊物教师寄语
1
 校园公告
新闻园地
校园资源
教师园地
学生活动
教师寄语

 

 

“假大學”“假中專”套路變種網絡監管須加強

  

原標題:“假大學”“假中專”套路變種網絡監管須加強

在小說《圍城》中,主人公方鴻漸學業無成,買來子虛烏有的“克萊登大學”博士學位“榮歸鄉裡”。而在生活中,“野雞大學”已經有了諸多變種,甚至在國內也遍地開花。今年高考前夕,人民日報微博通報了392所“假大學”。溯及既往可以發現,名不副實的“假大學”“假中專”年年通報年年有。那麼,這些“假學校”都有哪些套路,記者進行了調查。

技校變中專,100%包就業

“通知書上寫的13號到15號報到,為什麼老師電話突然打不通了?”“老師一直聯系不上,都不知道怎麼去學校”8月12日下午,記者加入的西安高速鐵道學校新生QQ群裡,網名“堸瘋”的新生發問。

“北客站,坐地鐵到韋曲南,打個車到聯合學院”“誰帶你報名,你就去找誰”“我以為遇到騙子了呢”新生群很快七嘴八舌熱鬧起來。“誰已經在西安了?有事找我私聊哈”“好好軍訓,會演的時候小姐姐會去看你們的。”這時,群裡自稱17級學姐的“貓九菇涼”表示願意提供幫助,帶著學弟學妹們暢享校園生活。

其實,早在今年6月28日,山西電視台就以“西安高速鐵道學校太原招生,高調承包就業”為題曝光了該校招生虛假宣傳。百度“西安高速鐵道學校”,可以發現兩條截然相反的內容,點開“西安高速鐵道學校2018年虛假招生被曝光”,文章內容已經不知所蹤。而“西安高速鐵道學校危機公關贏得更多家長認可”這篇文章則稱,某媒體看似的反面報道,結果因當地的很多學生就業落地利好,反而引發更多的家長與學生報名咨詢。

打開網站,該校在6月29日的一則聲明中提到,學校隸屬於西安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以全日制教育為主,同時承接政府創業就業等培訓項目。記者發現,該校網頁底部版權信息區注冊的名稱是西安高速鐵道技工學校,多了“技工”二字。

“全日制教育是一個與‘走讀’相對的概念,不等於普通教育,也不等於學歷教育,職業技能教育也可以是全日制,但是沒有文憑。虛假宣傳的技校往往把自己包裝成‘中專’。”大連理工大學高等教育研究院教授羅志敏指出,很多家長誤以為孩子上的是國民教育序列中相當於高中教育的“中專”,但實際上讀技校並無學歷,只是拿了職業資格証書。

記者發現,西安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曾在一份2016年的信訪回函中責令另一所“西安鐵路交通學校”就“盜用他校圖片進行宣傳、欺騙誤導學生”作整改。回函顯示,這所學校原名西安大唐技工學校,在2015年西安市技校年檢中曾因“不合格”進行了整改,本身與鐵路並無淵源。據不完全統計,僅寧夏一區轄地公號平台發布的鐵路系統“100%包就業”招生廣告就多達六十多條。

“有編制的正式員工都是要求本科學歷,公開招考。勞務派遣則沒有學歷要求,初中畢業一樣可以應聘。”西安鐵路局內部員工告訴記者,乘務、站務、信號管理這些崗位的用工,去不去這些學校對就業並無影響。

培訓機構變大學,交錢就能拿文憑

日前,因管理混亂、進行虛假招生宣傳,北京市教委對北京民族大學、北京經貿研修學院作出了停止招生的行政處罰。

記者了解到,北京民族大學是一所民辦非學歷高等教育機構,不能發放國家承認的學歷証書,不能以“高等院校”名義招生。按照北京市教委規定,非學歷高等教育機構,名稱中包含“大學”等字樣或未包含“研修”“專修”“函授”“培訓”等字樣的學校,須明確說明本校的辦學類型為民辦非學歷高等教育機構。

於是,該校“移花接木”,與某企業集團合作創辦了二級學院“北京民族工藝學院”,以“全日制高等院校”招來生源,甚至宣稱為低分考生提供二本特招。

“這種做法是違規的,招生宣傳內容不得回避、混淆學歷教育與非學歷教育的區別。”北京市教委工作人員表示,這種民辦非學歷高等教育機構,就相當於進修培訓,這種培訓不能頒發國家承認的學歷証書。

記者感到好奇,既然拿不到國家承認的學歷証書,考生家長為什麼還源源不斷地入學呢?

“事實上,這類機構大多原先是從事成人高考、自學考試輔導培訓的助學機構,由於與高校合作嘗到了甜頭,便自己包裝成本科院校,打落榜考生的主意。但自考實際上並不要求全日制學習、住宿,甚至不需要在錄取季招生。至於所謂要參考中高考成績,不過是機構煞有介事、掩人耳目罷了。有的考生發現后會退學,但也有很多就一直讀下去了。”羅志敏說,由於沒有計劃的限制,培訓機構在工商管理、行政管理等幾乎沒有成本的專業大量招生,而在監管不夠嚴格的情況下,有的地方甚至交一萬多塊錢直接就買到成人教育的本科文憑。“但學歷是沒有的,用人單位也會考慮自考成考的含金量,否則對高考入學的學生也是不公平的。”

李逵李鬼頻變化,網絡監管遇難題

記者再次搜索時,“北京民族工藝學院”官網已經不見了。據一位被北京民族工藝學院錄取的18級新生透露,因招生停止,他們這一屆同學已經轉去北京藝術傳媒職業學院。

記者查閱資料發現,早在2016年,央視《朝聞天下》欄目就曾曝光北京民族大學虛假招生的問題。而記者發現,與兩校同樣成立於1984年、挂著教民111010020000080辦學許可証號的“北京民族學院”的網頁停更於2016年,通訊地址“北京市房山區竇店七裡店”也與兩校網站一樣。

網絡的發達讓“假大學”分身有術,“春風吹又生”凸顯監管難度。除了自建虛假大學網站騙取信任,另一所被停止招生的北京經貿研修學院在“學院介紹”上打起了主意,電腦網頁版中注明了該機構為“民辦非學歷”,而手機端則刪掉了“非學歷”的字樣。“通過PC端和兩微端發布信息的不一樣,利用信息差,來打政策的擦邊球,甚至存在一些欺騙誤導學生家長和消費者的現象。”北京教科院信息處副處長唐亮說。

“很多不法分子利用李逵和李鬼的方式做兩套文章。PC端審核比較嚴格不敢違法,但會把違法信息大量夾雜在移動端。消費者看到后很難保留証據。而且一旦出現問題,可以隨時更改落地頁,消費者很難維護權利。”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表示,我國正在修改《互聯網廣告暫行管理辦法》,下一步,PC端、落地頁和移動端廣告之間的關系需要通過立法的方式表現出來。(記者劉博超)


(責編:張曉博、陳思危)

                

 

学校简介 | 党建之窗 | 教研天地 | 校园资源 | 校园新闻 | 教师学习 | 学生活动 | 校园刊物 | 教师寄语 |